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八百一十九章 結婚不是過家家

作者:落水繽紛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..,

    第八百一十九章 結婚不是過家家

    此時此刻,唐家。WwΔW.『ksnhuge『ge.co

    唐老夫人剛出院不久,正坐在廳堂的沙發上和唐戰峰說話。

    “阿灝簡直是胡鬧,戰略部署都完成了,只等著收網的時候,他交接回京,這不是把功勞讓給別人么。明明可以再進一步,他偏要半途而廢。”

    唐老夫人氣的直拍桌子。

    唐戰峰端著茶盞,情緒還算平和。“事有兩面性,阿灝急流勇退,對他未必不是好事。他現在才多大,三十出頭,能坐穩現在的位置,已經鳳毛麟角。若是再進一步,就站在風口浪尖上了。還是再熬幾年資歷,穩扎穩打的好。”

    唐老夫人聽完,臉色仍不是特別的好看。“小可這次也太不懂事了,帆帆出事,家里誰不擔心著急,她偏要鬧,還鬧到網上去了,唐家的臉面都丟盡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灝媳婦年輕,遇事難免沉不住氣,您慢慢教吧。”唐戰峰回道。

    唐老夫人又嘆了一聲,搖著頭說道:“如果不是她生了帆帆,我是真不希望景霆娶她進門。門第本就不相配,年紀又小,不懂事又沉不住氣。性格也算不上溫柔乖巧……”

    唐老夫人數落林亦可的缺點,還真是能說出一籮筐來。

    唐戰峰抿著茶,只回了一句,唐老夫人便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“門第相當,乖巧懂事的名媛千金不少,但阿灝喜歡的只有一個林亦可。”

    唐老夫人長嘆了一聲,不知該說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這個孫子,不是一般的強勢,他想要的必然要得到,他不想要的,也沒人能強加給他。

    兩人說話間,樓梯口隱約傳來腳步聲。

    顧景霆沿著實木樓梯走下來,黑色的長褲,煙灰色大衣,準備出門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出去?”唐戰峰問。

    “約了李老在戲樓聽戲喝茶。”顧景霆回道。

    他平時難得空閑,閑下來的時候自然也少不了要交際。

    唐戰峰點了點頭,倒是沒說什么。

    唐老夫人聽完卻一陣的心酸,忍不住心疼孫子。

    平時工作那么忙,難得閑下來還要出去應酬。這種應酬的事情,按理都是家里的女主人出面。

    她不止一次的和林亦可說過,多出去認識一些人,對阿灝的事業有好處,積攢了人脈辦事情才方便。

    可林亦可不喜歡應酬,不喜歡就真的不去應酬了,又任性又不愿意受委屈。

    唐老夫人當初之所以看重蘇卿然,且不論人品如何,蘇卿然的交際手腕是無可挑剔的,八面玲瓏,無論多難應付的人都得心應手。世家大族的女主人本就該是這樣。

    “你媳婦呢?還打算在娘家住多久?她倒是長本事了,和你爸爸對著叫囂,你爸還沒惱,她倒是使起性子了。”

    顧景霆抿唇不語,眼眸平靜幽深。

    他不說話,唐老夫人碰了個不軟不硬的釘子,擺手示意他離開。

    顧景霆走出別墅,黑色路虎就停在別墅門口。

    司機從車子里走出來,把鑰匙交給顧景霆,“首長,郵箱加滿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辛苦了,去歇著吧。”顧景霆淡然的說了句,然后,拉開車門上車。

    他和李老約在晚上,所以,有半天的空閑。

    車子沿著平坦的道路行駛著,不知不覺間,已經駛入了秦浩所住的小區。

    車子停在小區內規劃的車位上,顧景霆推門下車。

    遠遠的,就看到花園旁的長椅上,林亦可抱著帆帆,和陳羽飛并肩坐在長椅上,三人有說有笑,畫面竟然說不出的和諧。

    顧景霆并沒有靠近,挺直的脊背半倚著車門,低頭點了一支煙。

    指尖的煙光在風中忽明忽滅,他吸著煙,微瞇著眸子,看著他們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距離有些遠,并不清顧他們在說些什么,只看到林亦可臉上的笑容很燦爛,連帆帆都是一副手舞足蹈的樣子。

    有風吹過,吹亂了她披上的長發,陳羽飛很自然的伸手拂過她略微凌亂的發絲。

    林亦可笑了笑,伸出兩指把凌亂的碎發抿在而后。

    顧景霆深眸微斂,俊顏上并沒有情緒波瀾,修長的兩指卻突然用力,燃燒的眼光瞬間在指間泯滅。

    “爸爸”還是小帆帆眼尖,一眼看到了爸爸,扭動著身體,掙脫開林亦可的懷抱,邁著一雙小短腿,像出膛的炮彈一樣飛奔過來。

    顧景霆彎下腰,把兒子從地上抱起來,摟在懷中。

    “爸爸,陳叔叔說他會做風箏,你看,那個漂亮的金魚風箏就是陳叔叔給帆帆做的。”小帆帆摟著顧景霆的脖子,笑盈盈的說。

    顧景霆抬頭,順著他手指的方向,看到一只紅色的金魚風箏正飄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爸爸,其實帆帆不喜歡金魚,帆帆喜歡老鷹風箏,你能陪帆帆畫一只老鷹風箏么?”帆帆的小臉貼著顧景霆的耳朵,小聲的說道。

    顧景霆溫笑著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此時,林亦可和陳羽飛已經從長椅上站起來,目光看過來。

    顧景霆抱著帆帆,走到他們的身邊。

    出于禮貌,顧景霆和陳羽飛彼此點頭示意。

    陳羽飛很識趣,找了個借口便上樓了,并沒有耽誤他們一家三*流感情。

    但陳羽飛離開后,顧景霆和林亦可反而不知道該說什么了。如果不是有帆帆在,他們大概已經冷場了。

    小帆帆一只手拉著媽媽,另一只手拉著爸爸,一起坐在了長椅上。

    顧景霆和林亦可全程無交流,只有小家伙巴拉巴拉的不停的說話。一會兒說想去海邊,一會兒又想去游樂場,過一會兒又說想上幼兒園,一直說到秦翊下樓喊他們吃飯。

    “吃飯嘍,小胖團子。”秦翊直接把帆帆扛在了肩膀上,小帆帆驚呼一聲后,高興的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今兒有口福了,媽托人買了一筐大閘蟹,剛上鍋蒸。”

    顧景霆從長椅上站起來,微斂著墨眸,目光溫淡的看了眼一旁的林亦可。

    林亦可抿著唇,略微的遲疑后,低聲說了句,“你如果不忙的話,一起吃了飯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向樓上走去,一進門,就聽到謝婉心的聲音從屋內傳來,“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太兒戲了,把結婚當成過家家了,想結就結,想離就離,絲毫不考慮孩子和長輩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林亦可聽完,下意識的停住腳步,心里咯噔一聲,皺著眉,轉頭看向顧景霆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时时源码自由的百科